Hello许一

长得俊|异坤|农靖|权贵|沐已成周|卜鬼|彦正|彬廷|凯千|魏白|all桃|all尤
一药|信白|瓶邪|朱修

初心黄子韬,双pick尤长靖蔡徐坤
本命药研藤四郎

岳麓山车神

二三次元一个号
微博和lof同名
是的我没有小号

异坤|“关于我和我的男朋友”

您的关注 @August蔡徐坤 刚刚发布了视频

 

“关于我和我的男朋友”

 

 

 

“大家好,我是August,坤,蔡徐坤。又见面了。”蔡徐坤穿的是范思哲的花衬衫,背景是红色,“那今天的这个视频大家也都看见题目了,不是唱歌,不是跳舞,也不是开箱,我是想对网上对我的一些言论发表一下我的回应,对,主要是关于我和我的男朋友的。”

 

他拨了一下头发:“我做视频已经三年多了,一开始确实是不得要领,也是一路慢慢成长过来的,直到现在有了自己的工作室。我也很感恩那些能一直陪伴我走过来的人,当然,我今天主要说的不是这个。”

 

说到这里,蔡徐坤稍微想了一下:“嗯,我在我的视频评论里和我的私信里发现了有很多的人给我留的一些让我很不开心的话。”

 

“我从来没有隐瞒过自己的性向,也没有隐瞒过我已经有男朋友这件事情,而且在我的一些视频里我的男朋友都有出镜。所以,那些一直在问我啊哈蔡徐坤你竟然是个同性恋或者你居然有男朋友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甚至是直接问我蔡徐坤你和你男朋友什么时候分手你为什么祸害人家的我真的uuuhhhhhhh……不好意思?明明是你不了解事情为什么要怪我?”

 

他翻了个白眼:“我是男人,当然是男人,我是同性恋,这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我有男朋友,他叫王子异,是个我很爱也很爱我的男人,我也直说了,所以,在你自己不了解关于我的事情的时候就不要凭一面之词一己之见胡乱喷别人好吗?真的让人很倒胃口。”

 

“呼,好吧,刚才只是我小小的发泄了一下,那我回归正题。”

 

蔡徐坤正色:“嗯,但是确实是这种类型的私信太多了,已经影响到了我和王子异的正常生活,所以我必须要讲一讲。”

 

“我,和王子异是在我十九岁那年见面的,他大概大我两岁。我在遇到他之前是有过一段失败的事业,那段时间正是重新整装待发的时候,我遇到了他。”

 

“啊,该怎么和你们形容呢,大概就是真的像网上有一句话说的,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或者你可能会说不行蔡徐坤那个时候你才二十岁怎么确定他是对的人呢?那我只能告诉你,这就是缘分。”

 

“你要知道,那个时候,啊那个时候是冬天,是我们两个人都是很有压力的时候,我知道这是我重新出发的机会,所以我一直全力以赴,虽然我有之前的那些经验但是我也不是很有底。而他,你知道他吗,他真的很温柔,真得很为我着想。我必须要说的是,好吧在那个时候我确实是想的是这个男人看起来不错我或许能和他玩一阵子。是的,在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想到他是我的真爱,但是,但是我和他这么说了以后,他拉着我的手,把他买来的奶茶放到我手里,跟我说坤坤我真的很喜欢你。我真的仿佛看见了丘比特拿箭射中了我。我当时就在心里说,好的,上帝,我知道了,就是他了。”

 

蔡徐坤脸上带着笑:“我也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快栽倒。我看到有些私信跟我说别被他骗了,嗯或许你们不知道,我们两个之间都是非常坦诚的,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我不会翻他的手机,他也不会干扰我的工作,但是我们两个人之间是有一种——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大概就像心灵感应一样,我看见他,他看见我,我们就知道彼此心里想的是什么了。”

 

“我觉得我们两个真的很配啊,我长的好看,他长的也帅。王子异他对时尚很有自己的看法的,他长得帅,就是个衣服架子,怎么都好看的。”

 

“王子异他其实是第一次谈恋爱的,哈哈,真的他的初恋就是我啊。所以网上那些造谣说王子异之前和谁谁谈过恋爱的可以歇歇了。而且,我也不怕说出来,我确实不是第一次谈恋爱,但是和王子异谈恋爱和之前的都不一样,之前谈,说出来更像是带着新鲜感玩一玩。但是和王子异在一起,真的是感觉到了心里的一种满足感,就好像是,哇,我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单单是看着他我就觉的很幸福了。”

 

“当时我可能还说不出来这是什么感觉,但是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我遇到了真爱,他的名字叫王子异。”

 

“因为我见到了很多劝我男朋友离开我的,所以我打算多和你们说一说我和王子异之间的故事。我呢,和王子异已经五年了,比我做视频的时间还长,而我做视频这件事情,一开始也是他鼓励我的,我很感谢他。工作室是我们两个一起的,因为我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做所以大部分时间是他在管,感觉我好像甩手掌柜啊哈哈。”

 

“唉……怎么说呢,总感觉那些来喷我的人都是一点也不了解我,也一点也不了解王子异。其实你骂我,骂他,我们只会是把这个当成为我们铺路的搬砖,就算你会觉得我今天来解释这件事了那这就代表那些垃圾话对我造成影响了,那——”蔡徐坤耸耸肩,“uhha,你开心就好。”

 

“还有最后一个我觉得最有意思的一种话,大概是说拜托你们赶紧分手吧王子异只是贪图蔡徐坤的钱!真的,当时我看到这个评论和私信的时候笑得差点头掉。”

 

说到这里蔡徐坤顿了一会,还是没忍住笑了一会才接着说:“嗯好吧,我来跟你们摊开来说一下吧。我和王子异刚开始认识的时候,我认为我们两个的经济条件是差不多的。毕竟要是不一样的话我们也不会相遇了,而且当时我们谁身上也没有什么名牌,也没什么卡,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后来,我想要发展事业了,他鼓励我,我要唱歌,他鼓励我,我要跳舞,他鼓励我,我不管要做什么,他都在支持我。虽然这样,我也是心里没有一点别扭说哎你为什么不出去工作啊为什么全靠我啊,没有,因为我们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秘密嘛,而且我们两个的银行卡都是分开的,我也是一头扎进工作里,没什么多余的时间去关心其他的事。”

 

“后来,后来,说起来我自己都想笑。”蔡徐坤眨眨眼,“我,终于有一次,在心血来潮想要把家里收拾收拾洗洗衣服的时候,我把王子异的衣服从洗衣篮里拿出来,终于看清了他那件平平无奇的大衣上的logo是LV。哈哈哈哈哈,说起来也是我眼瞎,我把他所有的衣服都翻出来,然后发现……我是真的眼瞎。”

 

“我当时真的傻了。”

 

蔡徐坤放空了一下。

 

“你能想象吗,他比我有钱得多啊。”

 

“啊?能想象吗?他的衣服的牌子只有我没见过的,没有你说不出来的。当时我也在想,他这是干什么呢,为什么要默默看着我这么发展呢?”

 

“后来我问他了,他说,因为他想让我们站在同一个高度上。”

 

“直到现在,这句话都是我心中的一颗原子弹,无论什么时候想起来,都能给我一阵冲击。而他的这句话,也是我们互相勉励的动力。我们要站在同一个高度上,他看到的风景我也要看到,我呼吸的空气他也要呼吸。我们两个谁也不是谁的附庸,谁也不是谁的主宰。我们两个就是情侣而已,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要说的话,那也只有我们要一路走下去直到老去吧。”

 

“我和王子异之间的感情真的很深厚很牢固,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我们之间不是说谁谁说上两句诋毁的话就可以崩掉的。”

 

“而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说出这样的话,你可以不喜欢,但是请你尊重,如果你满是恶意的话,OK,你怎么对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怎么对待你。”

 

“而且我也有一个希望。我希望你们看到我的视频是能从其中获得一些动力和经验的,我希望你们看完我的视频能够发出感慨。哇,蔡徐坤能够成功,我也要像他一样,为自己的热爱付出热情,我也要成功。”

 

“而且这也是我做视频的其中一个理由。并不是说我做视频是为了给自己赚钱让自己出名全都是为了自己,并不是的,如果有人成功了,那他一定是会激励更多的人成功的。如果你看到有人成功了,那你也一定是心中有向往的。同样的,当你看到了美好的感情的时候,我觉得也应该是心怀祝福的。”

 

“这就是我想对大家说的,世界很大,我们能相遇不容易,能相互喜欢更不容易。我很幸运我能遇见王子异,我也很幸运遇到了你们这群支持我的人。”

 

“我们生活,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没有人会替我活着,我就是我,我有我自己的喜怒哀乐,有我自己的低谷,有我自己的巅峰,这都是属于我的。是我生活而不是我为你生活。每个人都是独立的,谁也没有资格对别人指手画脚。我始终相信有一句话叫存在即合理,就像我之前说过的,你可以不喜欢,但是请你尊重。”

 

“花花世界,静守己心。这就是我的箴言,现在我送给你们,希望你们都能够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

 

蔡徐坤说到这里,笑了一下,王子异从镜头外走进来,两个人无比自然地抱着亲吻了一下,一起朝镜头挥挥手。

 

“拜拜!下次见!”

 

 

 

 

 

937948 views    3 hours ago

like  348753

reply  

1L  Augustuuuuuuulove  3 hours ago

i loooooooove u!!!

like  186739

 

2L  1kszd  3 hours ago

感动TT为什么你们这么好啊我真的好爱你们啊请你们一定要白头偕老啊TTTTTTTT

like  122243

 

3L  marrynow  3 hours ago

这就是真爱啊我发自肺腑为你们高兴虽然我也是一开始并不知道坤的男朋友这件事但是在知道了以后发现世界上应该再没有比他们更配的人了吧好吧请你们原地结婚吧我爱你们

like  108865

 

4L  バラ本  3hours ago

爱は世界で一番美しいものです。ただあなたたちを見てくれて嬉しいです。私たちはどのような幸運があなた達に出会えたのですか ?言叶があれば、最も适切に爱を形容することができたら、多分あなた达でしょう。あなたたちは永遠に幸せになります。あなた方を愛しています。

like  99466

 

……

……

 

 

 

——————————————

yes这是一个新的风格,最近我确实在尝试很多不同的写作方法,发现写这种视频体还挺有意思的哈哈?

其实这篇文里也有很多我想说的话,感谢大家能看到这里。

差点忘了说了这篇文的灵感是前几天我闲着没事看J姐视频,忽然有感而发的,J姐真是个很厉害的人。

哦对了我总感觉像我这种小透明似乎也被限流了……所以在我以前的文章上我都会再加一个tag“许一的粮”,如果真被限流大家可以到这个tag里看看有没有更新。

谢谢

 

我多年前梦到我们夺冠,没想到一梦梦到了现在

“我好久好久渴望这个冠军了”

翻过这座山,所有人都听到了你们的故事

我们是冠军

今夜属于IG

今夜属于我们

摸鱼
新手
摸了一张瓶邪,我的白月光
小老板的头发画黄了对不起技术实在不好勉强能看吧

小奶尤冲鸭
我好喜吖

写手向写画双修尝试的第一步,有点忐忑wwwwwww

长得俊|小偶像(上)

小偶像大甜心柚

一言不合疯狂打钱橘

萌萌小甜文

 

 

 

 

今天是尤长靖出道五年的周年纪念日,他早上就在自己那没几个粉丝的微博上预告了晚上的周年庆直播,他特意把自己好好拾掇了一番,晚上开启直播间的时候都感到有底气了很多。他清了清嗓子,看见自己直播间的人数竟然少见的破千了:“大家好,我是小柚,欢迎各位来到我的五周年庆典呀!”

 

晚上好。

 

尤长靖看见了他熟悉的ID,橘长的柚,笑了笑说:“你好呀橘长,大家晚上好呀,今晚你们想听什么?”

 

再唱一遍《水星记》可以吗

 

“《水星记》吗?”尤长靖说,“可以呀。”

 

他拿出手机来看歌词,放了音乐,调了调麦的位置,开口轻声唱了起来。

 

一曲唱完,尤长靖看着屏幕,刚准备说点什么,忽然直播间里一片——

 

橘长的柚为您送上火箭×10

橘长的柚为您送上游艇×10

橘长的柚为您送上法拉利×10

橘长的柚为您送上小金人×10

橘长的柚为您送上超级火箭×10

橘长的柚为您送上真爱戒指×10

 

尤长靖直接被吓到了,整个房间里全是礼物雨,屏幕都要给挡没了。他自打直播以来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场面,真的没有。

 

这一套礼物来来回回刷了至少有五六遍,橘长的柚刷爽了才打上一句话:小柚五周年快乐。

 

土豪带来的效应,让尤长靖的小直播间瞬间涌来了一大批前来围观的人,观看人数一路飙升,直接破万,一路上涨。

 

尤长靖真的懵了,哆哆嗦嗦地说:“谢……谢谢你橘长……真的很感谢你,谢谢你一路陪伴我走过五年……谢谢大家来到我的直播间……”

 

哇惊现土豪

这里居然出现了一个大土豪

破庙里竟然藏着一尊大佛

土豪有没有兴趣去这里啊房间号2××××××

这主播谁啊

竟然

 

橘长的柚又猛刷了一波礼物。

 

继续唱歌吧小柚,想听《记得》

 

尤长靖这才找回了自己应该干什么,深吸了一口气说:“好的,《记得》。”

 

 

 

 

 

尤长靖其实是个有点倒霉的小偶像。

 

怎么说呢。他其实是个网络歌手,后来因为声音不错被人拉去配音当cv,然后直播行业流行起来了又去做了主播。但是这些过程听起来怎么样都该有一些人气了吧,但是尤长靖就好像是个幸运E一样,始终是个小透明。

 

要不是有那么几个死忠粉一直跟着他,他甚至都以为自己这些年一直活在平行宇宙。

 

但是……尤长靖想。但是无论怎么说总是有人在关注着我的。只要还有一个人在看我,我都会继续坚持下去的。

 

昨天晚上的事情让今天尤长靖晚上开直播间的时候忐忑了一番,最后鼓足勇气打开了房间,开口说:“大家晚上好呀,我是小柚,欢迎各位来到我的直播间。”

 

喔喔喔

来看土豪的

土豪有兴趣去这里吗房号8××××××

这个主播声音挺好听

唱歌还行

来围观一下

 

尤长靖看着房间人数从一千开涨,一直稳定在三万左右。简直是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人数,尤长靖有点恍惚:“嗯谢谢大家,先来点歌吧。”

 

弹幕噼里啪啦刷出来一堆,稀奇古怪的,有歌名也有胡乱说的话,尤长靖有点来不及看,好像看见了橘长的柚也发了一条,但是很快就被顶没了,尤长靖想翻上去看看,但是橘长的柚做的更绝,直接刷了一波礼物。

 

橘长的柚为您送上火箭×20

橘长的柚为您送上游艇×20

橘长的柚……

 

一套送下来,橘长的柚又发了一条。

 

想听《会呼吸的痛》

 

“……哦哦好。”尤长靖赶紧翻手机找到歌词,清了清嗓子开口唱歌。

 

唱完之后弹幕还是一片刷土豪的,他有点失落,但是他继续看了一会,还是有一两个人说主播唱的挺好听的。尤长靖脸上露出了一个笑,然后他又看见了橘长的柚又刷了一波礼物,然后说。

 

小柚以后多笑笑

很好看

 

尤长靖有点受宠若惊,呀了一声说:“啊谢谢你呀,我以后会多笑的。”

 

继续唱歌吧,随便唱

 

“好的。”尤长靖看了看自己的歌单,“先唱两首,然后和你们聊聊天吧,新来了好多人。”

 

他唱了《我怀念的》《后来》和《Someone like you》,看了看弹幕,说他唱歌好听的人多了些。

 

“谢谢大家来捧场呀。”尤长靖还是有点紧张,不是很清楚自己现在到底要说什么好,“嗯我就是一个唱歌的小网络歌手,第一次有这么多人听我唱歌,真的很紧张。谢谢大家。我……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特长,希望只是唱歌大家不会嫌我烦,谢谢……嗯……”

 

橘长的柚接着送了几个真爱戒指。

 

不会的,你好好唱歌,很喜欢

 

“谢谢你。”尤长靖说。

 

他朝着摄像头笑了一下。

 

 

 

 

 

下播之后尤长靖呼了一口气。这么多人来看他直播真的让他有点紧张,以前没有遇到的情况。

 

他看了一下自己的账号,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账号竟然已经有好几万了。他一下有点懵,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我的天啊这该不会都是橘长一个人送的吧……这么让他破费吗?他知道自己刷了这么多钱吗?他怎么……

 

尤长靖连手都有点抖了。

 

橘长的柚是他的一个老粉了,差不多从他一开始做网络歌手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他了,也一直关注着他那个没几个粉丝的微博,经常和他说说话留个言什么的。后来他开yy房间,橘长也是一次也没有错过。尤长靖去看过他的微博,信息很少,大多是风景照,信息显示是个男生。

 

那个时候的橘长还是很正常的,因为陪伴的时间长,尤长靖甚至更像是把他当成朋友一样,有的时候yy里面只有他和橘长两个人,他甚至会和橘长聊几句天。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橘长突然就开始刷礼物了。一下子就刷一片雨,好像礼物不要钱一样。尤长靖看着账户金额,有点慌。

 

要不要,下次和他说一下,不要这样了。

 

尤长靖洗漱完上床睡觉,半梦半醒的时候想。

 

第二天照常开播,直播间的人数又多了两万,尤长靖有些惊讶:“谢谢大家来我的房间。”

 

土豪效应

主播声音好听

唱歌吧

我也来送点礼物哈哈

这个主播还挺可爱

土豪呢来看土豪的

 

尤长靖开嗓唱了一首,弹幕里渐渐也有人开始夸他唱歌好听了,还有人在说主播长的好看,也有其他人刷礼物,尤长靖笑起来:“谢谢,谢谢一个宅男送的飞机。”

 

刚说完,橘长的柚不知道又怎么了,又开始猛刷礼物。尤长靖啊了一声,说:“谢谢橘长。”礼物雨这才停了,尤长靖想了想,说:“嗯,那个,不用为我这么破费,真的,可以送一点,一点我就知道心意了,真的不用这么破费,我也会有负罪感的。”

 

橘长的柚沉默了一会,换了高级字体。

 

因为是真的很喜欢你,所以很想为你花钱

如果普通的喜欢你只要一点小礼物,那我直到现在都没有把我对你的喜欢用礼物表达完

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不用担心什么其他的

一直走下去吧小柚

我也会一直陪伴你

 

尤长靖有些愣住了。他真的没想到。橘长好像真的把他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重要到连尤长靖本人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连直播间里的弹幕都停顿了一会,尤长靖沉默了一阵,说:“谢谢你橘长。是真的感谢你。感谢你能陪伴我,陪了我五年。在我刚开始的时候我都没有想过五年后会是什么样子,但是你从那个时候就开始陪我,一直坚持到现在……现在我突然感受到了一种以前没有感受到过的体会,感觉……感觉就好像是,我没办法形容出来,心里面酸酸的……谢谢你,谢谢你喜欢我,谢谢你让我明白。”

 

尤长靖感到自己的鼻子有点酸,赶紧仰起头来,把眼泪憋回去之后笑着对房间里的人说:“谢谢大家坚持看到现在,我继续唱歌吧。”

 

 

 

 

尤长靖坚持每天直播,除了偶尔会因为什么事情请假以外,每天都会在晚上七点准时开播。而来他房间的人数也慢慢地在上涨,逐渐稳定在五万左右,还在缓慢的上涨,而大家来的理由也慢慢从“来看土豪”变成了“听说这个主播唱歌好听长的也不错”。

 

后来一次直播的时候,橘长跟他说有一首歌我很想听你唱。尤长靖问他什么歌,橘长说,《傲红尘》。

 

这首歌成了尤长靖的代表作。

 

那天晚上他唱了三遍《傲红尘》,橘长的礼物都快要刷疯了,尤长靖差点就要求着他不要再刷了够了够了谢谢你。

 

他的直播间人数终于突破了十万,微博粉丝也涨到了快一百万。尤长靖在一百万的时候发了一条微博,说感谢所有愿意看他愿意听他唱歌的人,尤其感谢陪他一路走过来的人,或许我无法用其他方法回报你,但我会尽自己所能去发光。

 

直播间里粉丝榜的第一位永远是橘长的柚,贡献分值遥遥领先,后面来的小粉丝都说本来一开始是为了一睹这位土豪粉头的真面目的,没想到真的被这位主播圈了粉。

 

对呀。尤长靖想到。不管怎么说,他如今突然的梦想成真都和橘长分不开关系。

 

或者说,是橘长助他梦想成真的。

 

哇,这么一想,尤长靖忽然想和他见上一面了,无论是哪种理由,感谢也好欣赏也好。想和他见一面。

 

尤长靖在微博上给橘长的柚发了一条私信,删删改改,最后发出去一句话。

 

“橘长你好呀,因为真的很感谢你对我的支持和陪伴,所以能不能让我有幸认识一下你呀。”

 

 

 

 

 

林彦俊正开完会,坐在办公室里看经理提交上来的报表,听见了手机响起了一条私信提示音。

 

他拿过手机来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竟然是小柚本尊给他发的私信。

 

他看了内容,正式面无表情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个很难见到的笑来,他把手机放下,自顾自地笑了一会,才把手机重新拿过来,发过去一条私信。

 

“可以。我也真的很想亲眼见见你,而不是隔着屏幕。^ ^”

 

小柚回复的很快:“这是我的私人微信号哦,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哦,我只告诉了你一个!你是唯一哦!”

 

林彦俊被他的“你是唯一”给刺激了一下,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他加上了小柚,对方的微信头像是一只毛绒兔子玩偶,粉色的。林彦俊看了看,越看越觉得那就是小柚本尊,一模一样。

 

“hi,小柚,我是橘长。”

 

“你好呀!”

 

紧接着又是一条。

 

“谢谢你!”

 

“不用的,我都已经和你说过了,是真的喜欢你。”

 

“我知道,所以才要真的和你说谢谢的!”

 

“还有就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呀,我想当面和你说,能请你吃顿饭吗?”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发过来的这句话,脸上慢慢没了表情,半晌,他把手机放在一旁,拿手撑着头低低的笑出了声。然后他拿回手机,发过去消息。

 

“好的,我这周末有空。”

 

“嗯!”

 

林彦俊把手机放在胸口,闭上眼睛。说实话,他脑子里也是一片混乱,就像是毛头小子突然得到了暗恋的人的青睐,他明面上装的镇定自若,其实暗地里抓耳挠揌就为了能在心爱的人的面前能够表现的好一点。

 

终于能够见到你了。

 

林彦俊想。

 

小柚。

 

 

 

tbc

RNG输了
我有点自闭
写篇文缓解一下心情
真的难受

多cp|神迹·Ⅰ

71 59 34 卜鬼 沐周 彦正

有宗教哲学未来灾难科幻背景

 

 

 

他睁开眼。

 

他看到的是一片漆黑,仿佛自己没有拥有视力,他听到耳旁有一些声音在环绕,好像隔着一层纱。“视力”,“声音”……他想,“思考”……他感到身上被束缚,自己的身体十分空荡。而后,很长很长的一段寂静,他感到很小很小一点点的东西落到了自己的额头上。是温的。

 

他感到自己在一瞬间被充满了。

 

他眼前的黑雾被一个人撕开,那个人很好看,眉眼温柔,低垂着看向他,嘴角带着一丝欣喜的弧度。那人伸出手来摸摸他的脸,他感到了自己有一点想要哭泣的冲动,像是失散很久又久别重逢,他忘却了那人叫什么,也不知道那人是谁,但是他想要伸出手,想要拥抱。

 

他醒了。

 

他有点茫然。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棺材里面,有四个人正低头看着他。

 

“成功了。”第一个人说。

 

第二个人呼出了一口气,说:“终于成了。”

 

第三个人笑笑:“可喜可贺。”

 

第一个人说嗯:“终于向前进了一步。但是还远远不够。”

 

第四个人在记录什么东西:“他该叫什么。”

 

第一个人说:“August。”

 

“中文呢?”第三个人说。

 

第一个人很随意地瞥了他一眼,说:“蔡徐坤。”

 

 

 

 

林彦俊走进SOW总部大办公室,表情并不是很好看,甚至有点阴郁。卜凡看见了,问他:“怎么?和国联交涉不顺利?”

 

“很不顺利。”林彦俊脱下大衣,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和打火机,想了想还是又放回去了,“除了Z国是自己人之外,五大代表其余四个全都反对。一群老古董。”

 

他停了一会:“去看看实验。”

 

卜凡站起来。

 

搭载梯运行过程中有一点噪音,林彦俊目视前方,问:“实验进行的怎么样?”

 

卜凡在虹膜识别器前看了一下,刷卡“叮”的一声亮起绿灯:“挺顺利,B的肉身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无竭的,Samle也在昨天晚上正式完工,现在估计正在进行数据检查。”

 

皮鞋在地板上踩出声音来,最后一道门打开,实验A区一片忙碌。

 

有人看见他们进来:“林指挥,卜指挥。”

 

林彦俊应了一声,走到范丞丞旁边,拿他桌子上的一沓资料翻看了一下:“怎么样?”

 

范丞丞看着巨型计算机上的数值,在手里的表格上进行誊抄:“没有什么大问题,Samle生命体征稳定,电磁波谱偏差在误差范围之内,配件正在装备,战斗装甲和拘束装甲也没有出现问题。”

 

“好。”

 

林彦俊和卜凡从窗口看,机械臂吊着胸甲正在作业,尚未被拘束装甲覆盖的地方能够看到暗红色的肌肉纤维。林彦俊眯着眼仔细看着,顺着纹理一条一条看过去。

 

这就是用“父”的肉身复制出来得到的“东西”,这就是Lilin阴暗的智慧和求生。

 

SOW尝试了二十八次,经历了二十七次失败之后终于摸索出来应该如何使用“父”的肉身。他造出来了泰坦一样的巨人,用“父”的肉身复制而成。他也尝试过外置操作,但是可控性和同步性太差。他摒弃了手柄机械操作,采用内置操作者精神和触感双向接触驾驶巨人。林彦俊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来。这已经是我们目前能做到的最好的程度了。

 

“小鬼呢?”

 

“实验B区。”范丞丞记录完了数据,开始新一轮的调试。

 

林彦俊和卜凡来到实验B区,隔离房内小鬼依旧在做着每日必有的精神波谱探测。林彦俊看着屏幕上的精神波,旁边的数值是绿色的,都在误差范围之内。

 

Justin看了看表,说:“可以了,小鬼。”

 

“好嘞!”

 

通话器里传出里小鬼的声音,过了好一会,他从通道里走出来,身上还穿着模拟作战服,一看到站在这里的卜凡眼睛都亮了。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扑在他身上:“卜凡!”

 

卜凡被他撞的向后退了一步,抱住挂在他身上的小鬼头:“嗨嗨嗨停一停,好歹注意一点。”

 

嘴上这么说着,但他还是托着小鬼的屁股把人往上抱了抱,说:“你的拟合数据现在已经比较稳定了,进步很大啊小鬼。”

 

小鬼得意的扬起头:“那当然!”

 

卜凡和林彦俊对视了一眼,然后林彦俊问他:“和ACA Ⅶ同步得怎么样?”

 

“如鱼得水啊。”小鬼得意得头发都翘起来了,“特别顺手,我说'天罚'到底什么时候来啊,我真的等的手都痒了,好想驾着ACA Ⅶ出去威风一下,让国联的那群人看看……”

 

“行了。”林彦俊说,“知道你很迫不及待,但是'天罚'可不是说着玩的。Samle刚刚做好,目前只有ACA型号可完全抵挡不了。”

 

小鬼朝他做了一个鬼脸,趴在卜凡身上:“知道啦林指挥!”他转头看着ACA Ⅶ戴着装甲面具的巨大脑袋,想着刚才模拟启动的时候的触感,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想了一会,还是搂住了卜凡的脖子。

 

林彦俊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朝对讲机说:“范丞丞,让Justin带小鬼去进行身体检查。”

 

“好。”

 

听到了来自范丞丞的命令,Justin站起身来,对着小鬼招了招手:“小鬼!走啦!去体检!”

 

“噢。”小鬼从卜凡身上跳下来,“拜拜!”

 

看见两个人走远了,林彦俊对卜凡说:“这个的寿命算是目前最长的吧,生命状态也不错,如果不出意外我们还会使用挺长一段时间。”

 

过了一会,林彦俊听见卜凡的声音:“嗯。”

 

“你去看着吧。”他说。

 

卜凡说好,然后走向了身体检测处。

 

林彦俊转身再去实验A区,范丞丞站在玻璃窗口前,穿着白大褂,两手抄在兜里,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微微皱眉,目不转睛地盯着隔离房内的Samle。

 

“怎么样?”林彦俊说。

 

范丞丞过了一会说:“这就是我们……”

 

林彦俊说对:“这就是Lilin的智慧。虽然看上去不择手段,无法想象,暴力又疯狂,但是哪一个Lilin不是如此呢。”

 

范丞丞说:“有点晚了,你去休息吧。”

 

林彦俊摇摇头:“我去抽根烟。今天还没看他。”

 

“那你记得抽完去趟清洗房。”

 

“嗯。”

 

 

 

 

蔡徐坤打个哈欠。

 

这节课是在太无聊了。枯燥乏味的社会理论学,授课老师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教授,操着一口带着方言的普通话,他也听不大懂。正好教授从来不提问,蔡徐坤就趁着这节课的时间补一觉,天天都是满课,他还特别喜欢熬夜打游戏。

 

唉……他看着窗外的大太阳。都已经新纪元(New Era)了,还上什么课。

 

晚上下了课,同学过来问:“坤哥!一起去打游戏吗?”

 

蔡徐坤收拾好了书包:“走!”

 

同学一路絮絮叨叨:“你听说了吗那个新闻,国联和那个神秘组织SOW正式会谈了,不过听说这次会谈不是很成功……毕竟国联还是我们最正统的组织,那个SOW突然出现,谁也不了解,谁知道他是要干什么……”

 

SOW?蔡徐坤想。三年前大灾难(Great Disaster)之后突然出现的一个神秘的组织,听说组织首脑是个姓林的男人。

 

“想那么多干嘛啦。”蔡徐坤说,“还活着不就好了。”

 

“但是我听说国联已经推算出来大灾难之后的再一次冲击的时间了,好像就在今年哎,你难道不紧张吗?”

 

“……有什么好怕的,不是还有国联和ZUKUNFT吗?再不济加上SOW也是可以拯救人类的啊,拜托对未来有一点信心好不啦。”

 

但是说实话,蔡徐坤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

 

三年前的大灾难,媒体报道称是持续升温导致的北极冰川雪崩式消融,随即引发一系列连锁灾难,洪水倒灌,地轴偏移,许多陆地被淹没,甚至还带来了局部地区的瘟疫肆虐。简直就像是诺亚方舟里的故事一样,只不过这次人类通过科技的手段侥幸存活了下来,但是正如所有人担心的一样,下一次的灾难时间已经被推算出来了。

 

今晚的游戏打得心不在焉,蔡徐坤回宿舍躺在床上戴着耳机,声音很小,能听见舍友们七嘴八舌的讨论。

 

“SOW到底是什么啊能和国联交涉?”

 

“等等啊我查一下,维基百科上说是一个组织,全名是Save Our World,拯救我们的世界……好中二啊哈哈。”

 

“那ZUKUNFT呢?不是说这个才是国联承认的组织吗?”

 

“不一样啦不一样,但是这个SOW真的好神秘啊,维基百科上面只介绍了说组织首脑是林某卜某和韩某,其他的都找不到了。他找国联交涉干什么啊?”

 

“估计是什么拯救人类的办法吧,但是国联不还是否决了提案吗,估计是什么野鸡组织,散了散了洗洗睡吧。”

 

“可这个组织还是中国的呢……”

 

“ZUKUNFT不也是中国的吗?人家和国联一起计算出来了下一次灾难的时间呢。”

 

“哇是不是今年啊?那我们是不是真的要面对世界末日了?”

 

“睡你的觉吧!我们总有办法能面对的!”

 

“可是……”

 

“上帝保佑你(God bless you)!行了吧!”

 

蔡徐坤迷迷糊糊快睡着了,听到这句话眨了眨眼,翻了个身进入了梦乡。

 

梦境是一片黑暗的。他好像躺在地上,又好像浮在空中。周围是黑色的,感觉有点粘稠,因为他挥动双臂的时候感到有一点难受。

 

他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他感到很安心。他安安静静一直待在这里,直到有一点点的光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看向那道光,看见一个男人的面孔出现。

 

男人在微笑,他也微笑起来,伸出手去和男人拥抱。那个男人好像在他耳畔说着什么,但是他听不清,就好像那个声音来自遥远的天国,仿佛天国的钟声,他看着男人翕合的嘴唇,想要看出他究竟在说这什么,但是他发现自己看不清那个男人了,他的世界正在回归一片漆黑,而光亮猛地大盛——

 

“蔡徐坤!蔡徐坤起床了!上课要迟到了!”

 

蔡徐坤费劲地睁开眼,拿起手机看了看,还有半个小时上课。“知道了……”他滚了一圈,从床上起来,“我起来了。”

 

站在镜子前刷牙的时候蔡徐坤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好像做了一个梦,什么梦呢,已经不记得了,就好像随风飘走的蒲公英种子,追不上了。

 

但是感觉很舒服,那种回归了的通透感。

 

蔡徐坤还在回想,卫生间外传来舍友喊他的声音:“坤哥赶快啊!第一节课上高数啊!”

 

蔡徐坤把漱口水吐掉:“知道啦!”

 

一个梦而已,谁会费心去回想它呢。

 

 

 

 

SOW总部,林彦俊平静地抽完了一根烟,脱掉衣服走进了清洗房,再出来时身上已经没有了烟味。他换上一套昂贵的正式西服,认认真真打好领带,把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提上皮鞋进了电梯。

 

他刷卡进了专属电梯,电梯里的数字一路往下,最后停在了第X层。

 

林彦俊走出去。这条走廊很长,画着壁画,是《圣经》里面的故事,走廊的尽头,是四个人的头像,左边是亚当和夏娃,右边是撒旦和莉莉丝。

 

虹膜识别,指纹识别,身份卡识别,林彦俊输入最终密码,出声:“开门。”

 

面前漆黑大门沉重地开启,冷气扑面而来。林彦俊仿佛感觉不到,他一步一步往前走,停在了一副冰棺前。

 

里面是一个人,一个裸体的男人。头发是栗色,软软的卷卷的,闭着眼睛躺在里面。如果不是他的胸膛没有起伏,或许就会以为他只不过是在这里睡一觉。

 

但是林彦俊知道,他不是活着,但也称不上死亡,他只是被封存在此。

 

林彦俊就这么站着看他,仿佛单单只是看到他就能疏解一整天的疲惫和不快。而实际上,这个人对林彦俊来说,确也如此。

 

周围安静得仿佛世界上不存在声音。林彦俊脸上露出了一点微笑,他俯下身去像是想要摸摸冰棺里面那个人的脸。

 

……

 

“尤长靖……”

 

 

 

 

 

 

——————

嗯对这是新坑,背景确实展得很大,我也考虑了究竟是写成原耽呢还是依旧rps呢,后来想了想还是舞吧

cp有点多,本章没出现的就不打tag了

我很喜欢这篇

希望你们也能喜欢

 

 

SOW:Save Our World

Samle:九大堕天使之一,撒斯姆,欲望天使

ACA Ⅶ:ACA,Archangel,大天使,或称天使长。目前稳定型号是Ⅶ,即七型

ZUKUNFT:德语,意为未来。

 

看资料看到自闭
撒旦和路西法什么关系都没有 莉莉丝不是亚当的妻子 人类(亚当之子)和Lilin的关系 三位一体圣父圣子圣灵 九大天使九大堕天使 炽天使智天使座天使 朗基努斯之枪 上帝耶和华耶稣……
边写边查资料,旧约新约四福音书死海古卷轮着看,搞不懂为什么会这么多注释
这个真的是我写过的设定最大的一个rps,只是设定就写了几千字……
还有学业也很紧张,gosh
牵扯的面有点广,对我来说稍有点困难,但也不是不行,有几句预告。

Lilith gave birth to Lilin and destroyed Lilin.
We will,save our world.
Thanks Father.

长得俊|强制结合(11)大结局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小番外  08  09  10

 

 

 

 

尤长靖是半夜一点进的手术室。林彦俊在手术室门外默默祈祷,一脑门的汗。医生一走出来他马上迎过去:“我太太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大人小孩一切平安,祝贺您,是位小公子。”

 

林彦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尤长靖只来得及看孩子一眼就累的睡着了,林彦俊抓着他的手,看着放在一旁的小宝宝,忍不住把头低下去闷闷地笑出声,笑完却开始流眼泪。他真的没有想到,他曾经做的那个渺远的梦,居然有机会成为现实。

 

等到尤长靖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林彦俊坐在他的床边,握着他的手,看向他们的孩子。

 

“林彦俊……”

 

被叫到的人马上低头,一脸的惊喜:“长靖你醒了……”

 

“嗯……”尤长靖笑了一下,“有点渴。”

 

林彦俊赶紧给他拿来水杯,顺便按了床头的铃,一边看着尤长靖喝水一边跟他说:“我们的孩子是个男孩,长得很像你,眼睛很大,很可爱。辛苦你了,长靖。”

 

尤长靖笑起来:“不辛苦的。”又说:“孩子他爸。”

 

林彦俊一下子愣住了,过了一会才慢慢露出一点笑:“我们,是不是,终于有个家了……”

 

“是呀。”尤长靖看着林彦俊,又看看宝宝,“真的是一家三口呀。”

 

 

 

 

 

孩子的小名还是叫了小橘柚,大名林彦俊还在想,肯定要取一个有意义的又好听的名字,也可以找算命先生参考一下……等到尤长靖抱着孩子出院的时候,林彦俊赶紧把东西都收拾好了带着他飞了一趟台湾办了手续。

 

尤长靖完全是懵的,直到办理完结婚登记从机关走出来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抓住林彦俊的衣服袖子:“林彦俊……我们这是正式结婚了?”

 

林彦俊看着他扬起的脸,伸手揽过他还带着肉的腰:“是啊。”

 

他从衣服兜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小盒子,取出戒指带到尤长靖的手指上。

 

“祝我们新婚快乐,林太太。”

 

回到家之后,两个新晋爸爸开始有点手忙脚乱的照顾起小橘柚来,尤其是尤长靖。

 

说起原因来,还挺不好意思的。

 

因为……林彦俊忽然对他的neinei感兴趣起来。

 

尤长靖是真的害羞,每一次给小橘柚喂奶都得背过身子去,但是林彦俊的目光就好像带着温度一样,落在尤长靖的后背,他感到有点紧张。

 

因为生产omega的胸部会鼓起来,里面是喂给宝宝的母乳。这本来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但是当林彦俊带着好奇的目光盯着他的时候,尤长靖总是会从耳朵尖红到脖子根。

 

后来尤长靖实在拗不过林彦俊,也……也让他体验了一回宝宝是什么感觉。

 

小橘柚的大名是他爷爷取的。

 

林问清。

 

教小宝宝是个很累人的活,半夜经常被吵醒起来睁着惺忪的睡眼给小橘柚换尿布。林彦俊一个月的假期很快就过完了,尤长靖表示你还是上课去吧大二的课程很紧张的,林彦俊想要不要雇一个保姆,尤长靖说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应付的过来的。

 

后来两个人商量了一下,尤长靖还是决定一年之后去上课,上完大四的课。

 

小橘柚的眼睛真的很像尤长靖,但是性格比较像林彦俊,还算安静,这让小尤松了一口气。还有就是小橘柚喊出第一声“爸爸”的时候,正好两个人都在家。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

 

每天晚上林彦俊都会和尤长靖走两圈,抱着小橘柚。遇到过林超泽,他哼了一口气当没看见,尤长靖和他打招呼:“嗨!林超泽!”于是他只好说你们好,看了看小橘柚,叹了口气说:“你们好好过啊。”

 

也遇到过陆定昊,一开始是他自己一个人,后来就是和Jeffrey一起。

 

还有也见到过韩老师和周老师,也遇到过卜老师和岳老师,都笑呵呵的,说小两口感情真好。

 

小橘柚快一岁的时候学会了走路,林彦俊扶着他一路啪嗒啪嗒走到厨房抱住了正在做饭的尤长靖的腿:“爹地!”

 

暑假过的挺快,两个大人带着小的去欧洲蜜月旅行,带回来了一整本相册集。林彦俊拿钉子在床头钉了几个,挑出几张照片穿在绳上挂在墙头。起床的时候看一眼,一整天的心情都是好的。

 

上学的时候把小橘柚送去了托管所,尤长靖空了一年,上课的时候还要复习复习之前的内容,下课了就和林彦俊一起接小橘柚回家。

 

尤长靖问林彦俊:“对将来有什么打算吗?”

 

林彦俊说:“挺想当演员的。”

 

尤长靖抱着小橘柚:“演员啊,很好呀,想演什么类型的?”

 

“杀手?”林彦俊笑了一下,“都可以。你呢?”

 

“我想唱歌。”尤长靖说,“要不行作曲写词也可以的。”

 

“我支持你。”

 

小橘柚长得很快,尤长靖也很快毕业了,本来想毕业就联系一下可不可以写写歌,但是为了好好照顾小橘柚这个事还是往后放了放。

 

林彦俊大四了,课程少一点,很幸运,因为一些巧合得到了一个机会,虽然不是他想要的角色类型但是总归是打开了事业的大门。剧组也不算大制作,小说改的网剧,林彦俊在里面演男三。尤长靖很高兴,杀青之后天天掰着指头数播出的日子,比林彦俊这个演员本人还积极。

 

还是要说现在的观众都是看脸的居多,林彦俊这颜值在这部网剧里一骑绝尘,小红了一下。尤长靖早上起来看微博发现林彦俊涨了三十万的粉丝直接蹦到他身上:“哇林彦俊你红了耶,你红了!”

 

事业发展的挺顺利,林彦俊毕业没一年,就买了一套新房子,带着尤长靖和小橘柚搬了家。

 

家里布置得很温馨,都是按尤长靖喜欢的样子来装修的,床上还放了一只兔子。尤长靖问:“兔子是什么意思?”林彦俊笑:“因为你很像兔子啊。”

 

小橘柚六岁的时候,尤长靖又怀上了。

 

林彦俊赶紧照顾他,好在一开始就公开了他已婚这个消息不然粉丝们还要哭天喊地。第二次怀孕两个人的经验都有了些,小橘柚不是很懂:“爹地怎么了?”

 

林彦俊说:“爹地怀孕了,肚子里有了小宝宝,你也就要有新的弟弟妹妹了,要开心哦。”

 

小橘柚点点头:“弟弟妹妹!”

 

孕期的时候林彦俊没有拍戏,但是正好他之前演的一部电视剧即将上映,倒也没有让他远离了演艺圈。

 

产检出来,医生说:“恭喜二位,是对双胞胎。”

 

“哇……”

 

双胞胎怀得辛苦一点,最后生的时候也辛苦一点,林彦俊带着小橘柚在产房外等着,手心都出了汗。手术室灯灭了之后,医生走出来摘下口罩:“是对千金。”

 

家里多了两个成员,小姑娘的名字这次是林彦俊取得,林静依和林静笙。两个人的压力都有一点大了,尤长靖也终于找了公司负责写歌,努力赚钱养家。

 

不管怎么说,生活一直都是温馨的。

 

哪怕林彦俊成了公众人物,他也一点没有改变他对尤长靖的感情,而尤长靖也在自己的歌里把他和林彦俊的故事写了出来。

 

有人评论说:或许他们之间的故事是从一个看似错误的开端开始,但是在这之后的无数因果让他们最终还是以幸福的结局收场,如果你真心去爱一个人,上天是会知道的。

 

上天的确是知道的,林彦俊和尤长靖两个人携手度过了五年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三个孩子都渐渐长大,也成家立业,两个人住在后来买的养老小屋子里,每天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对方。

 

这就是两个人的生活呀。

 

 

 

 

快春节的时候,林问清叫上他的两个妹妹打算去看看老人家,前一阵子一直没联系,这次回去看看他们。

 

推开门之后,林问清在原地站了一会,转身对林静依和林静笙说:“没什么事了,我们先出去吧。”

 

愿你们下辈子,下下辈子,依旧能够在一起。

 

 

 

Fin.

 

 

 

谢谢大家能够一直支持我,《强制结合》也确实是我一直写到结局的第一篇文,尽管它中途可能会有一点差池的地方,但是我也是很喜欢它的,以后也应该还会有强制的番外出来。

接下来应该会写《独家定制》或者多cp的一篇翻译腔,两个都是长篇,但是也会继续写短篇的文章。

感谢大家!

 

或许大家有什么美式翻译腔的作品可以推荐我看一下吗……
长短无所谓,我需要一种语感
灵感枯竭真的非常痛苦
纽约流氓腔调是什么魔鬼我为什么要给自己出这么一道难题……
我想找一下感觉……

我很慌